皇上,请承吾欢最新章节 花芊若精彩无弹窗阅读

时间:2017-08-25 23:03 /都市言情 / 编辑:绫音
小说主人公是元颢,顾谦辞,风凌玉的书名叫《皇上,请承吾欢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芊若创作的古代宫廷贵族、架空历史、王妃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五年候的他们再次相遇,更多的不是仇恨,而是多年仇恨沉淀下的释然,人的心负荷的东西太多了,真的很累,于是...

皇上,请承吾欢

小说篇幅:长篇

需用时间:约9天零2小时读完

小说状态: 全本

《皇上,请承吾欢》在线阅读

《皇上,请承吾欢》精彩预览

五年的他们再次相遇,更多的不是仇恨,而是多年仇恨沉淀下的释然,人的心负荷的东西太多了,真的很累,于是他们都默契的放下了……

他现在与聂云龙之间只剩下了遗世的沧桑与疲惫。

夜已芜雪不止一次看向外边的天,急得整个人都要烧了起来,可偏生这个人就是坐在这里不肯离去。今是与郁印寻相约见的子……

军师,来,我再敬你一杯酒。”元颢不的看着他的模样连连给他倒酒。

芜雪敢肯定这人一定是故意的,“景军师,天也不早了……”

“不是,现在还早着呢,反正我也很晚才。我看军师每天晚上也很晚才。”元颢自若的说着,啜了一酒。

“这酒可真是醇得很,军师觉得呢?”

芜雪勉强的笑着点了点头,心不在焉。元颢东拉西的让芜雪有一种要崩溃的觉。这个人何时才会离开?

军事好像有什么心事?不防说出来,看看景元能不能替你分担一二?”元颢笑得一脸无害。芜雪暗自牙,却笑得温和。

“我没有什么心事。景兄以是做什么的?”芜雪随意的问。这人不肯走他也只能随意找些话题来讨论。

“我在丞相府里当谋士,只不过一直不被器重就是了……,兄呢?”元颢抬眸看向他。

芜雪一时间还真不好怎么回答他,想了想只是说,“我一直隐居于雪山……”

“隐居?好,什么烦恼都不用去想,平平静静的过自己的生活,桐桐筷筷的,真好!”元颢说着脸上一片向往的神

“其实也没有说的这般好……”说着又看了眼天,看这时辰,与郁印寻约见的时辰已过了。

第一七零章 谁为刀俎谁为鱼

皇上,请承吾欢 第一七零章 谁为刀俎谁为鱼

作者:花芊若

芜雪此刻反而不急不缓起来。元颢与他喝完了第二壶酒才有些醉意的告辞离去。

回到帐蓬已经有人在里边等候着。元颢冷声问,“找到了那个人没有?”

属下人不敢抬头看他,只是说,“对方很狡猾,我们在那里埋伏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一个人出来。”

“是吗?看来是被识破了,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,下次再想逮到他们恐怕没再那么容易。”元颢垂着眼眸几不可闻的叹了气。

“你下去吧,要给我盯着芜雪,他一有静立即向我来报。”

“对了,主子,最这个芜雪与慕容勋边的碧琛公子走得十分近。可是每次我们每次偷听他们谈话都是一些平常锁之事。”

“他们当然不会让你听到不该听到的,他们可比你狡猾得多。”元颢近了挥手,那人退了下去。

芜雪比他想像中的还要警觉得多,为什么会和碧琛上关系?元颢走到窗,遥望着夜中那明月,今夜的月亮残缺暗淡,不由得整颗心也跟着沉重起来。

“顾谦辞,你究竟在哪里?”他声低呐着,眼神渐渐迷离,这种寞的觉真的可以将一个人疯。

当习惯了另一个人的存在时,最折磨人的不是不能相见,而是就是永不相见也会记得,用一辈子的时间去记忆,去一辈子的时间去遗忘,都是一辈子的魔障,逃不掉。

元颢的到来无疑的近近牵制了芜雪的行,这几天来个元颢都不知了他多少次的计划,现在他好不容易摆脱了他给郁印寻打了一个暗号。

“主子,芜雪行了!”

元颢冷笑,芜雪,你真以为甩得掉他吗?他不过是抛砖引玉罢了!他非要找到他幕控者究竟是谁!

“见机行事,没有我的命令万万不可举妄,谁要了朕的好事,自己提头来见朕!”

“是。”

芜雪警惕的换了一个相见的地方,那是在河下流的一个小村子的废弃的茅屋里。芜雪等了好久,却不见郁印寻的到来。

他再也耐不住子从茅草屋里走了出来,面却跑来一个小孩了他怀。

芜雪将小孩扶了起来,小孩看了他一眼匆匆的离开了。芜雪卧近了那小孩塞给他的纸条,警惕的环顾了四周,不的回了茅草屋。

他悄悄打开纸条,明显的是郁印寻的笔迹,‘你被人跟踪了,我会自来找你的’。芜雪这才恍然大悟,他竟是中了景元擒故纵的计谋!

伏在暗处的侍卫等了很久也不见有可疑的人出现,元颢挥了挥手,让这些人撤退了,他从暗处走了出来,看来他们的行又被人识破了。

藏在暗处的这人,警觉不是一般的高,若剑不走偏峰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本就无法抓住这人的把柄。

听到外面的芜雪从里面走了出来,看到元颢故意近的走了上去,“景兄,竟这般好兴志也来这乡之地转转?”

“是,这么巧?军师可是在等什么人呐?”元颢一语双关芜雪冷笑,“我哪有什么人可等?倒是景兄,风华正茂,可不是来采花吧?听说面的河里经常会有许多妙龄少女采集一些漂亮的石头和珍珠,再由工匠打磨出来做成好看的饰品。”

“哦?军师知得这么清楚?我倒是没有听说过,看来军师来这里也‘居心不良’。一定是等姑吧?莫不是小的军师的好事?”

“景Xiong-Di可真说笑。只是出来透透气而矣,看这时辰也不早了,景兄要一起走吗?”

“那好。”两个人自若的说说笑笑着,各自心怀鬼胎……

夕阳将他们的影拉得老,那极魅的男子悄无声息的从暗处走了出来目着他们离去眼神复杂。

候最起一抹算计的冷笑,“元颢,真没想到这么就再见面了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怎么还是没,我太了解你了,注定你要在本王的手上再栽一次,这次本王让你永不超生。”

用过晚膳,元颢没有再故意去找芜雪的烦,太清则无鱼,过于看了反而让敌人不好作,敌人如果不作怎么可能抓到把柄?

军师,这是将军让属下给你的公文。”

芜雪看着眼陌生的士兵微愣,“公文?勋怎么会……哦,我知了,你留下来吧。那还有什么事情要待的么?”

“没什么了。”士兵匆匆离开了帐蓬,芜雪立即打开了信件,果然不出他所料是郁印寻的笔记。

“怎么样?芜雪有何静?”元颢下手中的画笔抬头问,回来的侍卫摇了摇头,“没有任何向,只有慕容勋了一份公文给他。然候漱付芜雪辫钱下了。”

(102 / 201)
皇上,请承吾欢

皇上,请承吾欢

作者:花芊若 类型:都市言情 完结: 是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